杏彩

王志轩:加快创建世界一流电力企业的三项建议

发布时间:2019-07-11 20:05 作者:杏彩

  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以来,中国电力工业在成为世界电力强国的同时,实现了从小到强的跨越式发展。它为中国的可持续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首先,电力行业有力地支持国民经济的可持续快速发展。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特别是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电力工业坚持人民电力产业的适度发展和可持续发展。电网规模和发电量均跃居世界第一位,设备污染控制水平已进入世界第一位。自2009年中国电网规模超过美国以来,中国在2011年和2015年拥有比美国更多的电力。

  到2018年底,发电机的容量和发电量分别达到19亿千瓦和6.99亿千瓦时,与1949年相比..分别增加1027倍和1265倍。1949年人均用电量为7.96千瓦时,2018年为4945千瓦时。2018年人均用电量超过世界平均水平,发达国家工业化初期创造了人类电力发展史上的奇迹。

  电力与经济发展之间的相应关系可以反映在电力消费的弹性系数中。也就是说,在一段时间内,电力消费的增长率与国民生产总值(Gdp)的增长率相比较。从发达国家实现工业化的经验来看,在工业化初期,化学消费的弹性系数一般在2左右。在工业化过程中,第三产业的比重逐渐增加,经济结构趋于轻型化,电力消费弹性系数一般为1≤2,工业化后第二产业的比重明显下降。功耗的弹性系数小于1。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加快了工业化进程,2018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64600元(约9780美元)。然而,我国电力消费弹性系数普遍低于1,表明我们利用相对较少的电力支持国民经济的快速发展。

  第二,我国电力工业的发展大大提高了人民的生活质量。新中国的70年历史是中国人民和穷人之间不断斗争的历史,尤其是在改革开放的40年里。超过7亿人摆脱贫困。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从煤油灯到电灯到各种形式的家用电器,从常规停电电压到连续稳定电源。生活在中国的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感受到电力发展对人民生活水平的改善。

  2015年,我们解决了全国最后200000无电人口的问题。在世界上仍有10亿无电人口的背景下,中国的成就绝不是全世界关注的问题。据统计,自1986年以来,中国人均生活用电量从22kWH增加了32倍,达到695kWh。2018年,全国用户供电可靠率达到99.82%,即平均停电时间为15.75小时,比1985年减少了100多个小时。在电力消费的基础上,逐步实现了城乡居民的同等价格。

  在新世纪,我国可再生能源的快速发展,特别是2010年光伏发电的快速发展,也为促进扶贫作出了贡献。由于光伏发电具有清洁环保的国家补贴收入稳定的特点,自2014年以来,光伏扶贫项目一直在进行。全国25个盛市、自治区940个县的光伏扶贫项目直接惠及3万个贫困村的164.6万户。

  长期以来,我国能源的特点是煤炭。电力工业是一个能源转化行业,即将低质量的煤炭能量转化为高质量的电力。根据第二定律,部分热能将通过冷源转化为环境。因此,能源转化效率是衡量电力行业先进性的重要指标。1978年,中国火电厂生产1千瓦时净电能(扣除发电厂用电),从2018年减少到308克。也就是说,1978年生产的1千瓦时净电所需的煤可以在2018年生产1.53千瓦时。煤炭转化为电力的平均效率从落后到世界先进水平。

  在煤炭转化为电力的过程中,煤炭中的二氧化硫、灰尘和燃烧过程中产生的氮氧化物对空气质量有显著的影响。中国政府高度重视电力和环境保护。20世纪80年代初,中国制定了烟雾污染技术政策,主要是通过高烟囱污染扩散来减少污染对环境质量的影响。随着技术的进步和设备的本地化,国家污染物排放标准逐渐加强了工程处理措施,消除了烟雾中的污染物。

  全国公用发电厂(颗粒)排放量已从1979年的600万吨降至2018年的210000吨。二氧化硫排放量从2006年的1350万吨降至2018年的990000吨。氮氧化物排放量从2011年的1000万吨降至2018年的960000吨。每千瓦时排放的二氧化硫和氮氧化三种污染物排放量为0.43克Nada,是世界上的佼佼者。

  长期以来,中国的基本能源一直是煤炭工业能源供热的城市。与电力工业相比,污染控制措施的水平低对环境质量有很大的影响。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一直在增加热电联产,以解决城市的分散供热问题,例如在一个城市建造一座燃烧的煤电厂,以取代数百个城市的小燃煤锅炉。可以大大提高城市的空气质量。但就整体比例而言,中国只有50%以上的煤炭用于发电,与发达国家80%至90%的煤炭相比仍有很大差距。中国空气污染的重要原因是社会的共识。

  温室气体排放是气候变化的主要原因,煤燃烧引起的二氧化碳温室气体排放是主要的排放源。近几十年来,电力行业通过结构调整不断提高非化石能源发电比重,提高了高效火电机组的比重,降低了二氧化碳排放强度,取得了显著成效。

  非化石能源发电比已从上个世纪的20%提高到2018年的30.9%以上,风电光伏设备容量和发电量是世界上第一个。300000千瓦及以上火电机组容量比例也从1978年的不到5%提高到80%以上。2006-2018年,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了137亿吨,其中非化石能源的发展减少了供电和线路损耗。减缓了功率二氧化碳总量的增加。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建议,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过程中,培养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级企业。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书记处理了中国大型企业在新时期发展的目标和方向。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生产国和消费国,中国应该成长和培育一批具有世界竞争力的世界级公司。我国的电力企业应在世界市场中发挥更高的地位。

  我还对世界一流企业进行了长期研究和探索,以评价和理解世界一流企业和世界领先企业的经验。我认为世界一流的发电企业一般具有很强的规模和绩效,在企业统一战略的指导下,可以有效地控制各种风险资源。利用高素质人才团队和科技创新能力,有效生产安全可靠的清洁电力,为环境和社会作出贡献。

  目前,我国电力企业的一些指标已跃居世界前列。国家电网公司,中国南方电网公司和几家大型能源发电集团公司,已经成为全球500强财富排行榜的常客。今年早些时候公布的10家公司被列为世界一流的示范公司.但与世界上许多一流公司相比,我们必须找到差距。

  首先,我们应该更加重视低碳发展。目前,世界能源转化的方向是向低碳能源转化,我国的能源结构和动力结构仍然是煤炭和煤炭的主要结构。全球能源发电经历了从煤炭到石油取代煤炭到天然气取代石油的阶段。石油依赖程度已达70%,天然气发电量不到5%,但外部依赖程度已达45%,价格较高。这种能源约束在我国的传统能源替代道路上存在主要障碍,但我国电力工业的发展实践和我国可再生能源快速发展成本的下降。为中国实现跨阶段能源低碳转化提供了可能性.

  二是加强电源电网的协调。我国的电网和电源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由于我国能源资源的分布和用电负荷的分配,区域经济的发展是不平衡的。在电源和电网的发展中,存在着不同程度的无序开发和科学匹配不足等问题。

  例如,新能源发电利用率低的问题,新能源发展补贴不到位,大型高效煤电机组的低负荷运行,一般都是发展的问题。特别是,能源快速转化与电力用户端的快速变化所造成的不协调也是我国能源资源固有的客观原因。关键是只有通过迅速适应形势的发展,才能有效地解决这些问题。

  重要的是要把电源和电网的发展放在一个系统中,把技术和经济结合起来,加强电网与电源的协调,加强各种电源的协调。加强大电网与分布式微电网的协调,在一定程度上取代系统。

  三是有效解决长期煤电矛盾..煤炭和电力在当前和未来仍然是电力系统安全和经济运行的重要支撑。近年来,我国煤炭与电力之间的矛盾遇到了巨大的损失。特别是市场煤炭规划与经济发展能源转型之间的矛盾,增加了解决煤电矛盾的难度。

  我国已决定通过以电力市场为导向的道路解决煤电矛盾,但电力问题不仅在电力市场上得到解决。它还与能源市场的电力安全和公共服务基础设施建设密切相关。相反,我们需要充分发挥政府的作用,改善市场机制,如煤炭和电力的新定位。

  在世界一流企业的低碳发展中,我的建议是关注低碳发展。低碳发展是世界能源转化的趋势和中国能源转化的趋势,但中国的低碳转化更加困难。主要原因是我们在新的高碳能源系统中花费更多的钱来改造低碳能源。因此,我们需要面对巨大的困难,把低碳发展纳入企业的核心战略,把低碳发展放在社会责任建设的突出位置。

  第二,要更加重视协调污染控制、节能、低碳发展等要求,重点是处理底线要求和效率要求之间的关系。为了防止某种程度的极端化和新的收益和损失。

  第三,要注意利用市场手段促进低碳发展。碳排放交易机制是我国重要的碳减排政策,电力市场的深入推进将迫使企业改变现有的生产和管理模式。企业需要尽快适应现场改革的需要。中国电力公司在低碳发展方面的任务是艰巨的.在能源生产方面,中国只有一半的能源被转化为能源消费方面的电力,约占25%,为能源转化的功率提供了空间。电力公司应充分发挥能量的电力化和终端能源的电力化。